隨時消失的Azure

关于

【估计又要掉粉的吐槽】各位毒唯大佬洗洗睡吧

總括來說已經把我心目中的說話都說了個遍。

薄天游—奥丁森的冰宝宝:

停更一段时间,最近锤粉基粉,海粉森粉,被毒唯洗脑包洗脑的都太多。锤粉说基粉森粉贪心不足想上位男主,基粉说锤烂泥扶不上墙,说海总T导拉帮结派针对抖森,云云。
并非我玻璃心看不惯有人黑我喜欢的人,而是我打心里恶心这种吃饱了饭骂厨子的行为。
你们中多少人,在看了雷神3以后出来心满意足,这部电影曾经给你们多少人带来过笑容?锤基曾经给你们带来过多少感动?而你们现在,却因为几个人的有心挑拨,因为几颗老鼠屎,回头攻击为你们呈现出这部良心之作的主创,甚至诅咒、辱骂你们口口声声“挚爱”的角色,无论出于自我麻痹的好心还是故意为之的歹意,希望...

去練習溜冰的商場看見的Avengers展
那個箱子裡擺放的方式....果然還是贈一首涼涼給Thanos好惹。

然後海總是真的高😂看到雷3的戲服我「???」了一下

論致命的吸引力——評《畸形》

 @Louis 向我尊敬的文手致意

如果必須要給Louis的《畸形》一個精準的形容,我會選擇「毒 品」這個詞彙——本想淺嘗,卻不知不覺越陷越深。

上帝保佑,我無意選一個負面的名詞作替代。我想我必須說說我是如何遇到這篇文章,而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是12月15號,距離我的會計專業資格試還有12天的樣子。我早上10點多爬起來打算上lofter刷一下錘基文好對我深深被consolidation創傷的心靈,然後我看到了《畸形》的第39話。

「大概没有什么能比一切希望都被现实敲碎时产生的绝望更令人难以接受了,至少Loki是这么认为的。」

《畸形》,第39話...

夕立 - ゆうだち

自潘朵拉宮被炸後,魯魯修的臉色就沒怎麼好過。每天一起來就是要處理繁重的公務,與修奈澤爾的戰鬥也一觸即發,哪怕平常再無敵的天才也顯得有點乏力。


樞木朱雀不是皇宮中最聰明的人,但從他認識魯魯修多年的經驗判斷,即便是那個人都已筋疲力盡,偏偏仍要裝出一副囂張不可一世的模樣,對別人頤指氣使。


皇帝辦公室後邊的落地玻璃窗映出花園的景色,一旦戰爭,就不是甚麼開心的日子,但如此緊張的時刻還連日下起滂沱大雨,不曾間斷。魯魯修看了看外面的雨幕,煩躁的放下筆,而後起身把披風隨意丟在椅子上,直直就走了出去。


雨勢未有半點減弱趨勢,他卻只在通往花園的門前頓了頓就步入...

【UL/犬魔女】The One

繼續搬運電腦上的資料rofl

---


一切皆為命中注定,冥冥中自有主宰。相遇,是一瞬間;但相守,是一輩子。 


我在你僅剩的左眼中見到自己憧憬的羈絆,那應當只能算是稀鬆平常的水藍色,卻比任何事物都更能穩住我的心神。不是河流那樣生生不息,也不是大海那樣浩瀚無垠,而是一片湖泊——你看得到它的邊界,因為它只能容納既定的事物和那些既定的感情。


並不是想要刻意看著你的眼睛,但大概是因為那是你與我之間最為相似的地方——前一秒想著不要盯著,下一秒卻被那片寧靜的藍迷住。


腦海中依舊常常迴響著那惡魔的聲音,彷彿是在耳邊低聲細語的一直向我反覆警戒。若是與人對話則要試圖抑制那把聲音,使...

【UL/犬魔女】Mesmerize

而她站立在河的另一邊,看著他的身影漸漸沈沒。沒有伸出手,因為她深知這是只有他一人才能克服的地獄。

這並非依芙琳第一次到訪這個地方,家中那隻吵鬧的人偶就時常跑到這裡來。人偶把這裡戲謔稱為「黑房」,雖然她覺得這像是某種形式上的自嘲多於一切。


這暗黑的房間是她覺醒的地方,然而她對這個世界的最初印象是一片天藍。只因那個人靠得太近而讓她視線只來得及映出他眼睛的顏色。


「啊,醒來了。」

憑聲音而論就覺得應該是個爽朗的人,她眨了眨眼,略模糊的視野裡見到那身醒目的軍裝。

「眼睛...藍色,很漂亮。」
對方似乎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是在跟自己說話,而依芙琳也沒再開口。


傾斜的視線,長期蒙起一隻眼睛就仿佛是與...

© 青鳥展翅 | Powered by LOFTER